致富彩票app邀请码

 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专题专栏  >  专题  >  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征稿

家乡的“高铁时代”

发布时间: 2019-07-05 16:21:00 来 源:

江凌云

 

家乡也能通上高铁动车,是我的梦想、我的期盼。2017年12月30日,一个暖暖的冬日,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坐上了也是新开通的开往都昌火车站的公交车,车上坐满了人,很多和我一样是去看新火车站的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几个老太太和老大爷,他们穿戴整齐一路上聊着关于动车的话题,那话语中充满着羞涩与好奇,伤感与兴奋。通动车了,这是我们都昌人的一件大喜事,我听了后鼻子直发酸,我也感慨,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见过和坐过动车,但是在自己的家门口看动车还是头一次,那感觉就像是一直矮人家一头,最后终于迎头赶上了的感觉。     
    2017年12月28日,一个载入都昌史册的日子,九景衢铁路正式开通运营,不仅结束了都昌县地无寸铁的历史,更是让都昌一举迈入了高铁时代。点开12306,都昌火车时刻表目前有53条火车运营线路经过。从都昌去九江最快31分钟,去景德镇最快40分钟,去南昌最快1小时34分钟! 
    
   
我还记得,19岁那年如愿以偿考上省城一所学校读大学,开学第一天,这是我学生生涯的第一次父亲送我去上学,早上5点起床,着急忙慌的吃完母亲凌晨4点左右就起来准备的早餐,匆匆踏上了上学的路,因为要走20多分钟的小路到镇上坐开往省城的公共汽车,“快点,不快点你今天就到不了学校了”,父亲挑着我的全部“家当”一路催促。“还好,终于赶上了去省城的汽车。”父亲气喘吁吁的说。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出远门,对接下来的省城南昌之行,感到很好奇,不知道一路上会见到什么新鲜事物。3个小时过去了,车子终于停下来了,说是到了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,络绎不绝的闹市湖口西门渡口,等待过渡,时间是赶上了,可渡船已装满,前面还有很多车在排队,据说当时最大轮渡可一次运载汽车达二十余辆,无奈等待过渡的车辆太多,我们只有等渡船返回装完了前面的车我们再走,一等就是1个半小时,终于轮到我们车子上渡船了,上船后十五、六分钟就到了九江,下渡船后,我们车飞速行驶在昌九高速上,下午2点终于到达了南昌火车站,学校接新生的校车在火车站门口等着,我和父亲顺利坐上了校车,下午3点我们总算到了我的大学。“累吗?”父亲笑呵呵的问我。“有些累,过渡至少浪费了我们2小时。”我有些抱怨地说。“今年年底就不用过渡了,鄱阳湖大桥通车了就好!”父亲介绍说。果不其然,那年寒假回家时,坐在车上,远远就看见在宽阔的湖面上,像张开无数琴弦的巨大竖琴的子母塔双索面斜拉桥——鄱阳湖大桥飞架南北,曾经天堑变成了通途!那年,鄱阳湖大桥和九景高速同时竣工通车,都昌从此步入“高速时代”,我回家的路途也由原来的7、8个小时缩短为4个半小时左右。      
   
一转眼19年过去了。家乡都昌的公路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交通基础设施不断完善。当下,全县村村、组组都通了柏油路、水泥路,并有大小客车、微型面包车几万辆。手机、电话、互联网及各种家用电器遍及寻常百姓家,水泥平房、小楼比比皆是,发展变化可谓今非昔比。都九公路、鄱阳湖二桥相继通车,回家的路越来越便捷 越来越舒适。      铁路上火车穿梭,公路上车辆来往,昔日宁静的都昌县蔡岭镇,热闹起来了。飞快的动车从中国的大都市上海、广州开来,晨曦中缓缓地驶出都昌县蔡岭镇宝山村的都昌站,随后钻进鸡冲岭隧道,从隧道里跑出来以后,过鸡冲岭大桥,又钻进石峰山隧道,然后,披着一身霞光驶上东万家湾大桥。动车带着一身朝雾,远远望去,像金色的巨龙在缓缓地舞动、升腾。当动车声从山那边响起的时候,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爬上高处,还没等乡亲们看仔细,动车便呼啸而过……

[责任编辑: 肖秋云 ]
相关新闻
地矿新闻